学院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SNAI > 新闻中心 > 学院新闻
管理者和管理会计——第五届SNAI-CUHK CFO论坛成功举办
日期:2015-05-04

        “企业战略的制定和实施之间,存在缺失的一环。而管理会计就是其中一项重要的工具,可以把两者衔接起来,让战略落地。”李扣庆院长在第五届SNAI-CUHK CFO论坛上表示。4月25日,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联合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邀请到荷兰蒂尔堡大学会计学教授、哈佛商学院客座教授Jan Boudwens先生和视野国际财务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国庆先生,就业内所瞩目的管理会计进行了精彩的分享。数百位校友和财会同仁聆听了演讲。

 

 

 

 

李扣庆院长致辞

 

 

 

 

 

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顾朝阳院长主持论坛

 

 

 


 

Jan Boudwens教授:让管理者对未来负责

 

 

 

荷兰蒂尔堡大学会计学教授、哈佛商学院客座教授Jan Boudwens先生

 

 


      这是Jan Boudwens教授第一来中国,他说,“中国是让人兴奋的地方,而管理会计最让人兴奋。”
      谈到对未来负责,他从部门经理入手。“他们所关注的未必是公司所追求的。”(见下图)

 

 

 

 

 

      如果我们把部门经理的考核聚焦于上图中的“6.部门成本”。那么,他很少会直接关心“2.公司股价、3.公司利润”等等。由此,如果需要为某些客户提供个性化的非标准产品,他可能就不愿意,因为这会增加成本。做一点变通,如果改变考核重点为“5.部门利润”,他会考虑改变做法,而不仅仅是考虑成本。但是,如果再改变为比如“2.公司股价”,他可能会表示异议,因为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管理会计的核心就是,“你的决定如何影响到别人,以及这将如何影响到公司整体的利润和价值。” 这需要两个维度:一是如何度量公司价值的创造,就是指标的合适性(Congruent);二是准确地给员工激励(Sensitive、Precise)。

 

 

 

 

 


      “我们的研究显示,‘五’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如果去考核员工,最好是五个指标。指标越多,员工会受到束缚,就会失去灵活性。”他说,管理会计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确保员工能保持企业家精神。
      以吉利为例,Håkan Samuelsson先生是沃尔沃在瑞典的负责人,大部分时候都能独立自主决策,问题是李书福先生怎么才能确保Håkan Samuelsson的决定对吉利也是有价值的?比如瑞典方面提出的某项投资建议,总投资额10亿元人民币,预计增加销售4亿元,运营费用增加1.4亿元,每年折旧2亿元,利润为每年6000万。但是吉利对于投资回报的要求是每年10%,而这项投资的投资回报前三年都是负的。“以利润为考核,还是以投资回报为考核?”着眼于公司未来,则应该看投资回报。

陈国庆:从管理会计到管理控制系统

 

 

 

视野国际财务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国庆先生

 

 

 


      “总体上看,我国的管理会计是实践超越了理论。”基于在理论与实务界的丰富经历,陈国庆先生这样认为。同时,西方的管理会计工具需要有所改进,以增强在中国的适用性。“中国的国情和人更加复杂,比如企业组织结构复杂、员工规范意识薄弱、企业信息化水平低、企业面临的市场竞争激烈。”
      陈先生认为,我们需要对管理会计进行系统性的研究。“这么多管理会计理论和工具,相互之间有冲突、脱节,在企业实际应用中没法协同。”这项研究的基础是责任划分,主线是支持企业战略管理。

 

 

 

 


    “长期以来,我们重战略制定,轻战略执行,根本没有战略评价。”美国人有句名言:有战术没战略,成功非常缓慢;有战略没战术,是失败前的喧嚣。正因为此,卡普兰教授的平衡计分卡才有了颠覆性的意义。
      此外,还有两条辅线。“一是约束资源配置消耗,即其他管理会计工具独立或组合使用,例如:成本管理、项目管理、内部市场化、投资评价、资金管理、价值链管理;二是控制资源配置风险,即其他管理会计工具的延伸使用,例如:财务治理、内部控制、单项或系统风险管理、内部审计等。”
      所有这些决策信息的来源则是“管理会计信息化系统”。“过去,我们的分析都是在财务会计中取数,怎么都觉得别扭。因为它是按照科目来管理,实务是按照事项来管理,导致财务和业务相脱节。”他建议,先管理账,再到财务账。

 

 

 


      而信息的流出即为“各类管理报表。”陈先生没有称之为管理会计报表。“甚至管理会计也只是一个通俗的说法,完整的意义上来说,应该叫管理控制系统。”
      最后,陈国庆先生谈到了他对管理会计的理解。“管理会计解决的是企业体制、机制的问题,旨在调动全员积极性。体制就是分权,明确各自的责任;机制就是分利,满足人的利益追求。而管理会计的核心则是约束资源使用,防范公司风险,提升企业价值。”

    随后,两位嘉宾分别就如何把投资回报应用到壳牌这样的超大型公司、财务会计与管理会计之间的差异、管理会计系统在企业的适用性、财务部门在其中的作用、管理会计人才的培养等问题回答了听众提问。

 

 

 

 

 

 

 

 

SNAI-CUHK 合作推出的EMPAcc项目正在招生,详情可点击 http://empacc.snai.edu解。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