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届活动 > 素问财经
素问财经

【SNAI】第四季“素问财经”成功举办

2014/05/16 11:24

  (撰稿:曹巧波 摄影:张涛 )3月,国务院发布了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的意见。并购重组市场风生水起,其中的税务筹划问题也越来越受企业的重视。5月9日,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素问财经”论坛组邀请到学院颜延教授、国家税务总局扬州税务进修学院辛连珠教授和部分校友学员进行了深入交流。论坛由学院教务部石坤高级主管主持。 

 

 

   颜延:并购重组相关法律问题研究

颜延教授拥有法学和管理学双博士学位,曾在Socio-Economic、《中国法学》、《会计研究》等发表论文30余篇,目前兼任南京银行审计委员会主任、上海交大凯原法学院兼职导师。

目前的并购市场中,税收问题缺位严重。颜延教授说,“很多案例中,审计师不关注、律师不懂、专业的税务律师非常少、财务顾问关注的也少,从并购调查到方案设计,税务问题被完全忽略。结果签订合同,开始交割后,税务问题一箩筐。”

在海外并购方面,因为各种原因,委托人习惯于依赖一个中介机构,由他牵头组织其他相关中介。“中介机构对于交易成功、并购安全方面利益诉求会导致他们很少顾及委托人的长远利益。委托人会陷自己于非常可怕的境地。实际上,所有中介机构应该由委托人单独聘请,不能让他们之间形成一致意见。”

就目前并购重组在国内的法律环境而言,“政府、立法机关都在鼓励和促进并购。”颜延教授从商法思维、实定法、混合所有制、工商登记制度改革等四个方面做了阐释。

“商事立法不是为了管制,而是鼓励、促进交易,其原则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他举例说,某公司章程规定,公司分立需要董事会全体董事一致同意。某持股1%的小股东在公司委派了1名董事,拟投票反对。由于董事会无法通过分立决议,股东会无法就此进行决策,分立无法成行。如何解决该争议?“如果机械地解释法条和章程,小股东的阻止是有效的,但这有违商事立法的精神。为此,大股东可以修改公司章程,或根据公司法,股东大会可以就此直接审议。”

 

 

 

 

 

再比如,某股份有限公司有5名股东,分别持股5%、20%、30%、10%、35%。公司已经停业多年,管理陷于瘫痪。现持有5%股权的小股东欲通过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股权。《章程》规定,股东转让股权必须事先得到董事会同意,而目前除法定代表人外,公司董事大多数已经无法取得联系。如何解决该问题?“该股东可以要求董事长在15天之内召开董事会进行审议。如果在规定期限内没有召开,则可以直接进行股权转让。”

在实定法方面,国务院先后出台过27号和14号文,精简行政审批,推行并联式审批,避免互为前置条件。在资本市场方面,国家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发行优先股、定向发行可转换债券作为兼并重组支付方式。税收方面,降低收购股权(资产)占被收购企业全部股权(资产)的比例限制,扩大特殊性税务处理政策的适用范围。通过合并、分立、出售、置换等方式,转让全部或者部分实物资产以及与其相关联的债权、债务和劳动力的,不属于增值税和营业税征收范围。

“包括混合所有制企业改革、工商等级制度改革等,都说明并购重组的法律环境在发生巨大变化,国家更少干预,市场得到尊重。”

“现在推行注册资本认缴制,营业执照上没有注册资本一说,该如何评价交易对手的信用?”颜延教授专门就如何进行法律调查做了细致的分享,包括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央行征信中心、5月刚刚成立的国土资源部不动产登记局、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国家商标局的中国商标网、最高院的中国裁判文书网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最高检的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税务局的税务违法记录查询和税务申报信息、公安机构的户籍信息等等。这些可以自查,也可以请律师。

并购重组中需要关注的专业法律问题很多,包括“反垄断、税务、会计、劳动与社会保障、知识产权、证券监管、土地与规划、环保与节能评估、不竞争、公司治理、国有资产管理、外商投资、产业政策、外汇管理等等。”

具体就税务而言,并购重组之前,“必须要做两件事,一是请税务局开具一份三年以内无重大税收违法记录证明,二是相关不动产的无重大税收违法记录证明。”他还建议,一定要请注册税务师出具鉴证报告。

结合近期发生的几例并购重组纠纷案件,颜延教授提到了税收筹划及“客观归罪”。“刑法上讲客观归罪,就税收筹划而言,就是用各种非常复杂的民事安排达到刑法规定的危害社会的后果。如果满足主客观犯罪要件,同样要予以追诉。”实践过程中,因为各种争议,真正受到追诉处罚的很少。“并购重组中,还是有很多值得法律界深入研究的领域。”

 

辛连珠:对赌协议相关税收问题

辛连珠教授主讲的是对赌协议相关税收问题。她总体认为,“其中存在一些税收政策缺失的情况。”

据辛教授介绍,我国对于资本市场税收的关注始于2009年,在经历金融危机之后,国家税务总局提出要向资本市场要税。2011年2012年,在税务总局指令性检查项目中,“资本交易项目”分列第一、第二位。所谓指令项检查是指所有省份都必查的项目。2013年是“证券、基金公司”,排在第三。到2014年,“股权转让交易的企业及个人”仍然是指令性检查项目。

“对赌协议究竟为资本市场带来了什么?对税收管理提出了什么要求?”辛教授引领着大家去思考。

对赌协议是收购方(包括投资方)与出让方(包括融资方)在达成并购(或者融资)协议时,对于未来不确定的情况进行一种约定,它实际上就是期权的一种形式。

 

 

 


 

 

摩根斯坦利投资蒙牛乳业是其中的经典案例。2003年,摩根与蒙牛签署了“可换股文据”,向蒙牛注资3523万美元。双方约定从2003年到2006年蒙牛的盈利复合年增长率不低于50%。如果达不到,管理层输给投资方约6000万股股票,如果达到,投资方将奖励管理层相应的股票。最终,蒙牛惊人的增长率使股价达到6港元以上,管理层赢得了股份,投资方赢得了投资收益,达成双赢。

随后,辛教授非常细致地介绍了通源石油(300164)的股权变动及相关税收问题。

关于纳税人和税务机关的关系,她形容说,“见或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不管有没有税收政策,交易就在那里,不增不减。税务局说,你跟我或不跟我,你的手就在我手里,时刻把你放在心里,想查你查你。”

“税法还有一种倾向,就是对其他法律的遵从。少数明示遵从,多数默示遵从。”辛教授举例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规定,企业发生的合理的劳动保护支出,准予扣除。“税务机关没有权力解释合理与否,相关法律说了算。而所谓的相关法律不胜枚举。”

她还就减资、撤资、清算、合并分立及其相关税务问题作了阐释。 

 

 


关于“素问财经”

“素问财经”是上海国家会计学院2013年创立,针对校友开设的“头脑风暴”式的交流会,针对企业财务管理工作中的热点问题,由主讲嘉宾与听众共同探讨,实现经验的分享。“素者,本也。”我们拟通过对一个专题的深入探讨,逐本求源,致力于帮助企业管理者寻找工作中适合自已的解决方案。首期素问财经关注“内容如何创造企业价值”这一话题,7月关注了“并购策略与实务”专题,12月聚焦“预算在绩效考核激励中的作用”,均受到广大校友和客户的一直好评。

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嘉宾本人确认。所有发言不代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观点。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