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届活动 > 专题论坛
专题论坛

【上海金融报】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 四大新动力助推中国经济发展

2015/03/24 13:39

  日前,主题为“中国改革史上的2015”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论坛在沪举行。被誉为“中国青年领袖”的著名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吴晓波,在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吴晓波表示,进入2015年,中国经济已经悄然发生巨大变化,新实业、新消费、新金融和新城镇化,成为助推中国经济发展的四大新动力。

  未来中国经济是不断优质的过程众所周知,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主要依赖消费、投资和出口这三驾马车拉动。吴晓波表示,2015年以后,中国的整个产业经济将由三驾马车拉动,转而依靠四大新动力,即新实业、新消费、新金融和新城镇化。“这是1998年以后最大的变化。”

  吴晓波具体分析道,中国从产业层面来看,有三个发展时间轴。1978年到1998年,以生产吃穿用消费品为主;1998年到2014年,产业发展以消费、投资和出口三驾马车为主;现今,就是四大新动力的出现。

  那么,未来的四个新变化和之前中国经济发展有什么区别呢?吴晓波说,所谓的消费、出口和投资,全部都是从无到有的过程。比如,原来没有商品房制度,之后进行了商品房建设;原来没有大规模的政府投资城市化建设,现在有了城市化建设……所以,过去的三驾马车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未来的新实业、新金融、新消费、新城镇化,已经不再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而是一个优质的过程。

  前不久,吴晓波直击中国制造业痛点的《去日本买只马桶盖》一文在朋友圈刷屏,之后又在全国两会期间引发热议。“为什么中国消费者千里迢迢从国外、欧洲、日本购买消费品,甚至一个马桶盖,这说明中产阶级在中国已经出现了,他们对商品的需求开始有了品质和性能上的需求。”吴晓波表示。

  吴晓波说,从今以后,有四个字在中国将不再存在,即“价廉物美”。“这四个字害了中国制造很长时间。”吴晓波认为,好的东西一定需要好的价格,只有好的价格以后才有好的利润,有了好的利润以后才有好的创新,有了好的创新以后才可以推动这个产业的进步。

  吴晓波认为,未来中国在产业经济层面发生的变化,就是一个从“有”、“大”到怎样变得更好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过往36年中国很多成功的商业模式、很多的管理思想、很多的企业运营理念都可能会发生变化。“从今往后一段时间,很可能是一次非常大规模的品牌、人才和企业的淘汰期。”

  由“大制造”变“小制造”新实业是新动力

  36年前,中国曾是一个制造能力非常差的国家。1979年,霍英东来广东建了中国第一个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大酒店。霍英东在回忆录里说,当时,每一个零配件都需要从香港运过来,甚至是浴缸的一个软木塞子。当时寻遍整个中国大陆地区找不到一个生产不漏水的软木塞子的企业。这就是1978年中国制造业的现状。“而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的汽车制造业大国。Iphone的生产几乎全部来自中国大陆,全世界70%的智能手机都是中国制造,我们可以制造很多全世界需要的东西。”吴晓波说。

  制造业变得很“大”,或者说过去30多年中国制造业的成长,主要依赖四个因素,第一土地很便宜,第二劳动力很便宜,第三政府给予各种各样的税收减免,加之一些偷漏税收,第四对环境保护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但是在今天,在2015年,产业经济层面这四个因素,至少在东南沿海地区基本上都丧失掉了,在上海肯定是没有了。”吴晓波说,从今年开始,会进入到大企业危机年,前几年中小企业日子很难过,2015年开始大企业会日子很难过,而且会越来越难过。“当我们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的时候,所有在做制造业的朋友们都觉得日子很难过。”

  吴晓波分析,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快消品牌在国际市场斩获强有力的市场份额,这不单单是中国制造业的问题,也是整个国家文化、创意产业缺失的反映。

  吴晓波说,中国制造业正在发生的变化,由三个基本特征所构成,未来中国制造业转型的一个方向,也是由这三个关键词所构成。第一个关键词叫“专业公司”,即在一个专业领域里扎根非常深;第二个关键词是“信息化改造”,企业运用信息化的手段改造内部所有的流程,包括供应链、生产线、OA、财务流程等,同时用信息化的手段改造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由此形成的第三个关键词是“小制造”,对于此前以大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工业4.0”时代的中国应该将注意力放在“小制造”上,打造新实业。

  “未来中国新的增长动力是新实业。”吴晓波认为。

  “新实业和旧实业的区别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观察点。第一个观察点是:所谓新实业,其终端商品的定价必须要跟成本脱钩,这是新旧实业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吴晓波说:“第二个重要的特点是:新实业是由一个制造到消费的供应过程,变成由消费者到制造商的一个反向过程。”

  吴晓波特别强调,不论是机械制造还是服装产业,所有制造业品牌和生产商都必须尽快完成产业信息化,以应对互联网消费结构的冲击,只有同时在企业内部以及消费者之间达到信息对称,才能帮助传统制造业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健康良好地发展。

  信息化冲击传统商业 80、90后成新消费主体

  信息革命对传统零售业带来许多变化,甚至是“致命”冲击。吴晓波举例说,过去因为信息不对称,一件衣服可能在批发市场、小店、大商场卖出不同的价格。未来,随着信息化发展,衣服直接由制造商到销售平台,没有了中间批发零售环节,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未来消费过程将是直接由制造业递进到消费平台,以往任何靠信息不对称赚钱的‘经销商’都有可能在互联网时代不复存在。”

  “未来,依靠信息不对称不会赚钱。如今,做零售的老板们日子都不好过。从2011年开始,江浙沪一带的商铺价格开始下跌,很多地方的中心地区商铺价格下跌了30%左右,交易价格下跌了约50%。”吴晓波说。

  此外,对零售商来讲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的年轻人对商品的购买认知不再通过广告模型了。80后和90后,开始主导了中国的消费潮流,出现了圈层消费。

  与此同时,未来消费将出现不同的“圈层”,万人空巷的大众明星和品牌将不存在。

  他举例,电影《归来》去年票房1亿元,而《小时代3》全国票房则为6亿元。吴晓波表示,包括他在内的60年代、70年代生人已然不再是消费主体,中国消费的主导权显然交接到“80后”、“90后”手中。“这是一个消费领域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80后、90后掌握消费的主导权。”

  总之,发展新实业、创造新消费将是当下中国产业经济新一轮变革的重点。

  金融业是充满黄金般机遇的行业

  谈及金融业,吴晓波认为,中国的金融行业在未来是一个充满着黄金般机遇的行业,同时也面临着重大的变化。他认为,当下,整个金融业一方面遭到了市场化力量的重大冲击,另一方面市场化和互联网两头夹击中国的金融业,银行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混业经营改革。中产阶级消费能力开始大规模的爆发。

  “一方面银行的市场化革命开始了,未来的市场化力量会进入到银行系统来。同时,利率和汇率改革会大幅度推进。另一方面,互联网力量对传统银行模式的冲击现在已经是革命性的,它们包括网络银行、在线支付和大数据管理。”吴晓波说,“在这几年内金融行业会发生很大的转型。第一网络银行,第二在线支付,第三大数据管理。网络银行、在线支付现在都已经变成事实,接着看大数据管理在多大程度上冲击我们的传统业务。”

  吴晓波说,去年3月份的时候,招行和阿里、腾讯三家联合宣布推出虚拟信用卡,但48小时以后宣布暂停。“如果那时不宣布暂停的话,很可能今天我们的口袋已经没有信用卡了。但是虚拟信用卡在中国迟早会推进。”

  目前,中国金融业正在发生巨大变化。随着中产阶级消费能力开始大规模的爆发,消费信托、消费信贷等等这些业务在发生。去年以来,P2P发展迅猛,未来需要规范监管。

  吴晓波表示,所有这些不但影响到金融行业,它还直接影响到每一个企业的融资业务、融资成本和融资思路,也影响到每一个个人、每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资产配置和资产流通状态。这就是所谓的新金融。

  吴晓波表示,在未来十年新城镇化过程中,会出现失败的城镇化建设。“这个跟过去有很大的区别,过去十几年,在全国70大中城市,闭着眼睛买任何的房子、任何的地,只要资金链不断,是不可能亏钱的,一定是最大的获益者。而未来的城镇化,与人口的聚集有关,与消费有关,与产业结构有关,与水土环境有关,与很多的东西都有关系。所以未来十年城镇化的风险比过去15年大很多。”

  吴晓波进一步解释,过去的15年时间里,中国大规模的财富、大规模的基础建设、大规模的城市化建设是发生在以70大中城市为中心的区域经济格局里面的,所以叫城市化过程,这是大量的人口聚集。

  在过去的10年里,上海市人口增加了60%。而新加坡增加了24%,香港增加了13%。“未来,人口要下移,产业要下沉,一些制造业要西迁、要北移。”吴晓波说。

  吴晓波最后表示,今天在新技术革命推动下,一切都在发生变化。脑子转不过来的都会被淘汰掉,活下来的都是勇于创新、积极拥抱未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没有传统行业、也没有夕阳行业。

  中国经济仍有潜力实现中高速增长

  日前在沪举行的2015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国内知名经济学家的观点基本相似:虽然内外部下行压力存在,但中国经济仍有潜力实现10—20年的中高速增长,而保持一定的增速,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政府工作报告设立7%左右的增长目标是合理的,产业升级带来的投资空间、政府债务占比不高、居民储蓄和外汇储备等优势,可以促使这一目标实现。林毅夫指出,如果2020年前中国经济力争保持“7%左右”的增速,就能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也能使我国按人均GDP计算,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魏加宁认为,中国经济并没有陷入“跑不动、走不动”的困境,要激发增长潜力,必须加快改革。他表示,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能只用“打麻药”的办法应对,必须抓紧调结构、促改革。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主任卢峰从全球视野解析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提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改革、解决地方债务问题的新思路;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朝才就当前财税改革的重大问题和趋势进行分析和预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宋国青针对“杠杆率和总需求管理”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记者马翠莲)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