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届活动 > SNAI-ASU高层企业家论坛
SNAI-ASU高层企业家论坛

【劳动报】专版报道

2014/07/07 18:25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华普雷斯科特:延续“中国速度”需完善体制
  发言背景
  “中国还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会成为一个富裕的、先进的工业化国家。前提条件是,中国要继续完善经济体制,特别是在法律法规方面有所突破。”5日上午,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和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合办的“SNAI-ASU企业家高层论坛”上,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著名经济学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教授如是说。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也就当前国内经济形势进行了解读。
  人物简介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1940年出生,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现任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的研究员。2004年与基德兰德一起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目前正致力于中国经济史和经济大萧条等重大问题的研究。
  谈东方崛起:GDP规模已达西方95%
  “在过去35年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东方的崛起。问题是,这种崛起能否持续下去?”爱德华·普雷斯科特的演讲从这个问题开始。
  这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曾多次来到中国,这次是他第四次来到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院长李扣庆的话来说,解答上述问题时,普雷斯科特“不是在海边上看,而是在高山之巅看这个星球。”
  普雷斯科特首先梳理了东西方不同的经济发展时间。1800年前,西方和东方的生活水平差不多。1800年以后,西方国家开始进入可持续性发展阶段。1850年,美国的财富水平是中国的35倍、印度的25倍、日本的6倍。
  “但现在不再如此。东方在不断迎头赶上。”普雷斯科特以GDP为参照标准说,1985年,东方GDP规模只占西方1/3左右,现在已基本达到西方95%左右的规模。“或许再过20年,东方的GDP就会是西方的200%。”
  “不过,东方和西方在收入水平上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普雷斯科特提醒,从人均GDP看,目前东方只是西方的20%。
  谈治理构架:增长奇迹源自制度改进
  普雷斯科特进一步以自己的衡量办法,对GDP进行了分析,得出了所谓的“趋势式GDP”。“在某一个具体时间节点上,各个国家的生活水平有很大的差别,特别是有些地区会出现迎头赶上的现象。”他认为,这是由于国家治理质量不一样导致的。
  普雷斯科特利用新古典主义理论分析发现,在有非常好的治理的情况下,如果经济低于增长曲线,就会经历快速的增长,从而和比较高的增长路线渐渐接近。“也就是说,如果在经济制度方面持续进行改进,就会出现所谓的增长奇迹。”
  如何才能建立一个良好的、可持续性的治理架构?他认为,这需要建立良好且可持续的治理体系,包括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经济环境以吸引到投资。由此,人们才能创建新企业,或扩张现有企业。
  谈中国发展:还会保持快速增长
  普雷斯科特认为,中国还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会成为一个富裕的、先进的工业化国家。“但前提条件是,中国要继续完善经济体制,特别是在法律法规方面有所突破。”
  在普雷斯科特看来,中国的政策情况相对较好。他特地提到了自贸区。“中国的各个自贸区试验区之间也在相互竞争,但只有竞争才会带来更好的安排,让大家变得更好。”
  此外,他提醒,中国的宏观政策应该强调家庭的重要性。为了应对养老问题,必须要有良好的养老金融资体制,让人们有足够的储蓄,并以较低的成本进入有较高回报的投资中,以此来养老。
  谈美国经济:金融危机只是表面现象
  普雷斯科特表示,保守估计,美国现在经济增速和它可以达到的趋势性增速相比,低了11%。不仅如此,过去5年,美国经济一直处于比较萧条的境地。
  谈到此处,普雷斯科特强调,美国经济表现不佳是美国自身的问题。“很多时候,人们把美国的问题归结为一些外部因素,比如中国。而事实上,外部因素并不可能真正影响到美国经济。”
  那么,美国的经济退行,是否是金融危机导致的?普雷斯科特持否定态度:“金融危机只是一个表象。背后的原因是实际的产出在下降。”主要原因在于,人们不愿意进行投资。他曾和一些小企业主及创业者交流。后者表示,投资不会给他们带来很高的利润,所以要把利润分配给企业持有人,他们也不愿意雇佣新的人手。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老百姓身上。很多家庭都减少了耐用品的消费支出,因为对他们来说都是投资。
  此外,普雷斯科特直言,美国近年来的确有很多货币政策,但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微刺激”已出手,年内GDP增7.5%没问题
  人物简介
  贾康,1954年出生,著名财经专家,现任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财政部高级技术职务评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债协会常务理事。
  经济增速:年内7.5%增长没问题
  贾康的分析,从年初定调的增长目标———“7.5%左右”入手。在他看来,“左右”按汉语的表述,即一左一右,自然形成了一个区间,暗合了李克强总理屡次提及的“调控要有区间”的概念。后者曾多次强调,“只要宏观经济运行在可以接受的区间之内,我们绝对不会启动大规模经济刺激方案”。
  贾康认为,“7.5%左右”有其上限与下限。下限主要看两个重要指标———GDP以及就业水平。上限主要看物价。“在下行压力下,主要的压力在下限。”他表示,中国在高速发展30多年后,必然会出现潜在增长率的降低,应尽可能维持一个次高增长阶段。在他看来,这个潜在增长率可掌握在7—8%之间。
  贾康进一步表示,今年,国内经济增速达到7.5%左右“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现在还看不出任何会继续下滑的迹象。他预计,二季度GDP增速有往站上7.4%,上半年在7.4%的水平上再往上延续。下半年则很可能延续前两年的前低后高的运行轨迹。
  宏观调控:“微刺激”已出手
  在眼下的宏观调控中,“微刺激”是一个重要的关键词。如何在进行调控时让市场充分地起决定性作用,考验着“微刺激”如何富有智慧地运用。对此,贾康表示,实际生活里可以观察到,这种“微刺激”已经出手。而调控的政策框架仍然延续了过去所说的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组合。
  首先,积极财政政策方面,中央明确,新一轮改革重头戏———财税配套改革已经形成方案。此前,国家公布了今年总数为13500亿元的赤字。“它创建国之后的历史纪录,但还是延续了上一年该金额大约相当于年度GDP的2.1%的赤字率水平,可以称之为积极稳妥。”他说。
  同时,货币政策方面已有几次降准操作,一开始强调的是面对“三农”,后来强调面对“小微企业”,现在实际上面对的是房地产市场上所谓的“刚需”。“现在投资和货币方面的动向可以称得上是弱刺激、微刺激,但是信号意义非常明显。”
  “只要不到那种非出手不可的时候,政府不必大力度地去刺激。市场本身能够更好地贯彻优胜劣汰,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他认为,让企业普遍感觉更紧一点、更困难一点,是要通过这样的压力使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靠市场作用实现提高。
  房地产:拐点并未到来
  3月份以来,国内主要城市房价指标明显降温。有不少人认为,中国楼市一路向下的拐点出现。但贾康并不这样认为。
  贾康提出,首先要理性看待中国城镇化率的演变轨迹。“一般认为,城镇化率走到30%左右的水平时,就进入第二个中期的阶段。如果能走到70%左右,就转变为后期的稳定发展阶段。”他说,目前,中国城镇化率已达52%左右。至少还需要20年左右,才能走到后期的稳定发展阶段。
  由此观照,贾康表示:“现在楼市的表现,更应该理解为我们终于等来了中国城镇化推动过程中间,楼市不太正常地表现单边上涨之后,进入市场分化阶段。”他说,市场分化就是在价格表现上会有升有降。
  “楼市现在进入一个波动的分化的阶段,开始接近于我们所说的让市场经济让它起作用。”他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面临是改变以往单边式的全民教育。“老百姓过去实际上感觉,你只要出手购房,风险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现在房市、楼市具体的价位要分线、分市、分段、分类、分型。”
  同时,贾康呼吁,应积极加快房地产税立法。他预计,2016年,包括房产税在内的一些财税改革会有推进。
他表示,中国房地产税必须坚持调节高端的原则,使改革相对柔性地切入。他建议,以一个家庭为纳税单位,考虑首套房不征,第二套房税率从优,第三套房起实行标准税率。至于如果还有第五套房、第十套房,就累进上抬税率。
  劳动报,2014年7月7日 专版
  原文:http://www.labour-daily.cn/ldb/node41/node2151/20140707/n37929/n37944/u1ai196321.html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手机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