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报道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SNAI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众华青牛论坛专家观点】黄建忠:国际经贸新环境与我国对外开放新特征
日期:2023-11-29
  11月3日,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第一届众华青牛论坛成功举办。世界贸易组织教席、WTO亚太培训中心主任,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副秘书长、上海市国际贸易学会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黄建忠教授介绍了国际经贸新环境与我国对外开放新特征。

  国际经贸发展呈现出以下几点新形势。总体而言,世界经济持续处于超常(时间长、强度大)的不景气、不确定性状态,加深了当前全球治理的危机和地缘政治冲突矛盾。WTO发布《世界贸易报告》预测全年GDP增长2.6%,贸易增长0.8%呈“腰斩”式下降。美国维护霸权与对华遏制的战略逐步体系化,其战略稳定性与战术灵活性并存。美国政府从全面遏华到选择性“脱钩断链”、再到“降低风险化”的过程呈现有限的理性回归取向,从简单粗暴的意识形态(价值观、民粹主义)取向到相对务实的“政经分离”、竞争合作的态度转变,从理想化、想当然的过高估计友盟合作制华策略到担心欧洲坐享非合作博弈利益的现实策略转变。

  亚太地区产业体系与价值链重构逐步深化。对比欧洲、北美产业链供应链而言,亚太产业链供应链交互性强,半成品零配件比重大,研发、消费相对较弱且两头在外,因此贸易投资机会多的同时也容易遭受来自欧美的两头挤压重塑。2022年我国出口主要的伙伴国是东盟、欧盟和美国,三者累计占中国出口42%。从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来看,中国分别向欧盟和美国的出口增速大幅下滑是中国整体出口增速大幅下滑的主因,其中出口给美国的部分是下滑幅度最大的。数据显示,美国从墨西哥、加拿大和韩国进口的增速明显高于中国,同时美国从欧盟进口的比例迅速上升。美国降低出口的对象主要是中国,并把部分产能转移至邻国墨西哥和加拿大,欧盟和东亚盟国韩国等国家。

  在亚太地区,我国外贸面临日益激烈的产业竞争。2015 至2019 年间,中国出口占全球比重基本稳定在13.0 %左右,2020 年至2021 年全球疫情爆发期间,我国依靠强大稳定的供应链优势,使得出口保持强劲,贸易占全球份额分别上升至14.9%、15.3%。但在2022 年前三季度,中国出口占全球的份额回落至14.6%,全年回落幅度达到0.5 个百分点。印度、越南、新加坡等对我国形成的产业竞争,也在抢占我国的全球贸易份额。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印度、新加坡和越南的出口占全球比重都有显著提升,而我国却在下降。产业与资本外移对我国出口贸易造成替代效应。RCEP红利释放伴随着激烈的产业(转移)竞争,随着东南亚产业升级,对华经贸的竞争面日益扩大。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外贸处于顺差失衡状态,短期内出口增长的潜力有限。

  除此之外,受中美关系恶化的影响,我国俄乌冲突和欧美通胀产生的机遇利用不足。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大,对外贸定价、成交、结算和支付造成干扰。国际经贸规则出现的密集变化,规则规制多变、管理复杂等也是当前中国经贸所面临的形势。
我国对外开放新特征方面,2023《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风高浪急的国际环境”中,要“有效应对严峻复杂的国际形势和接踵而至的巨大风险挑战”。5月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提出要有“底线思维”和“极限思维”,要做好迎接“惊涛骇浪”的准备。同时,国内经济持续下行,“三重压力”仍在加大,内需和外需双重减弱。消费与投资信心、预期不足,通胀倾向与增长压力并存,经济风险与政府债务风险上升,上下游产业、东西部区域、大中小企业发展脱节,“双碳”战略与短期性缺煤限电矛盾时发。今年1-9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89万亿美元,下降6.5%;同期利用外资下降5.1%。因此,中国的总量性、速度型、稳态的战略机遇时代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结构性、碎片化、非稳态的战略机遇,在这个阶段里我们更要有结构性思维,而不是从总量把握。

  “多元双重韧性”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盘。货物出口大国与庞大国内市场“双重市场角色”地位稳固,利用外资大国与对外投资大国“双向投资主体”角色稳定,央企、大型国企和民营企业“双重企业主体”作用明显,传统经济体量规模与新经济结构升级“双重驱动力量”逐步形成。外贸、外资总量增长率下降的同时,要关注服务贸易、数字贸易的结构性增长加快和外资进入高技术制造业、高技术服务业的结构性上升特征。央企、大型国企在基础、技术和关键大类商品出口贸易中占主要比重,在进口贸易中居主导地位。民营企业对稳定外贸基本盘贡献显著。

  新增主体与外贸新业态、新方式、新市场的贸易增量作用不断显现。“稳外贸”主要依靠存量主体,而“稳中求进”要依靠增量主体,其中民营企业出口增长贡献率高达80.8%,自贸试验区等“海关特殊监管区”的增量作用明显,跨境电商平台、数字贸易的增量贡献不断增大。2023年前8个月,我国有进出口实绩的外贸经营主体58万家,其中,八成以上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进出口规模同比、环比均保持增长。跨境电商保持了连年增长的良好势头。数字产业化快于产业数字化、服务数字化快于制造数字化,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趋势加强等构成数字经济的“中国特色”。同时,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新平台正在形成我国打破欧美传统市场壁垒、升级经贸合作的战略手段。

  亚太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对于我国外贸发展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亚太是我国自贸区(FTAs)的重要集聚区,是我国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贸区网络的战略枢纽与中心节点,“一带一路”是我国外交与经贸合作的重点方向。海关统计显示,2023年前8个月,我国对152个“一带一路”共建国家进出口12.62万亿元,同比增长3.6%,占我国外贸规模的比重为46.6%。其中,对东盟进出口4.11万亿元,增长1.6%;对中亚五国进出口3904.7亿元,增长34.1%。今年前8个月,我国对“一带一路”共建国家进出口增速高出整体3.7个百分点,对我国外贸形成1.6个百分点的拉动。但是必须指出,长期而言,东盟与“一带一路”市场在规模与结构上不能取代欧美市场作用,且产业竞争面正在迅速扩大,RCEP/CPTPP红利竞争伴随着激烈的产业、产能竞争。欧美仍然是我国外贸长期发展的主要依托市场,欧洲仍然是我国高技术产品的主要来源地。

  总体而言,中国对外关系的稳定健康发展亟需战略性突破。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