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报道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走进SNAI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众华青牛论坛专家观点】韦志林:数据要素流通与产业发展
日期:2023-10-29
  11月3日,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第一届众华青牛论坛成功举办。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经理韦志林围绕“数据要素流通与产业发展”的主题发表了演讲。

  数据要素已经成为第五生产要素,数据在数字经济里的放大、叠加、倍增效应在逐步显现,数据的价值在赋能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正在成为数字经济的新“石油”,数据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深刻地改变了生产、生活和社会治理方式。

  今年是数据要素发展的重要关键期,也是窗口期、机遇期。数据资源总量上发展十分迅速,2022年我国数据产量达8.1ZB,同比增长 22.7%,全球占比达 10.5%,位居世界第二。按照供给侧分类,目前数据资源主要来自于政府和公共事业部门、大型企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数据要素型企业等。当前数据流通中,有一部分的数据供给方,不敢把数据拿出来;有一部分受制于数据权属问题,不能把数据拿出来;有的不知道数据能干什么用;有的已经充分享受到数据的红利,不愿意把数据拿出来赋能千行百业。

  上述现象抑制了数据流通的整体生态,背后是数据的确权、数据产品收益分配、定价机制等问题。国家也在不断谋划数据要素顶层线路。2022年,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第26次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12月2日正式印发“数据二十条”。2023年国家数据局成立,负责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统筹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统筹推进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规划和建设等。

  “数据二十条”的发布对数据流通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第一次创造性地提出了数据的三权分治,强调了数据资源的持有权、基于数据资源持有权所延伸出来的数据加工使用权,基于数据加工使用权所确立的数据产品经营权,满足数据流通使用需求,对释放数据要素价值的作用无疑是巨大的。按照“数据二十条”,数据既有开放、共享又有交换、交易。数据要素市场流通中,对于政府和政府之间采取数据共享,对于政府和企业之间可以用开放和授权的方式,对企业和企业之间既可以共享也可以交易。不同的数据供方主体、不同的交付方式所形成的流通方式也不尽相同。

  全社会80%的数据资源集中在政府和公共部门,不仅数据规模海量,而且是高质量数据的供给源。2015年9月,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将“在依法加强安全保障和隐私保护的前提下,稳步推动公共数据资源开放”作为主要任务之一。2021年3月,公共数据开放被正式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数据二十条”也明确建立数据产权制度,推进公共数据、企业数据、个人数据分类分级确权授权使用,提出来公共数据除了开放、共享之外,还可以采取授权运营的方式进入流通市场。国家数据局也即将就公共数据资源的开放利用出台相应的文件,大力开发利用公共数据,让公共数据真正发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服务于民的作用。

  基于公共数据授权运营的总体趋势,各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谋篇布局,陆续成立数据集团,承接公共数据的开发。未来将成为释放公共数据、开放公共数据价值重要的载体,也是数据要素产业生态里的主力军。在鼓励公共数据在保护个人隐私和确保公共安全的前提下,按照“原始数据不出域、数据可用不可见”的要求,以模型、核验等产品和服务等形式向社会提供,对不承载个人信息和不影响公共安全的公共数据,推动按用途加大供给使用范围。

  公共数据是否能够形成新的产业,也是考验各个地方政府对公共数据资源的管理能力,包括如何进行一级市场的定价,“数据20条”明确提出两种方式,用于公共治理和公共事业的有条件无偿使用,用于企业和行业发展的有条件有偿使用。另外,对于公共数据收益分配机制,“数据20条”也提出,结合数据要素特征,优化分配结构,构建公平、高效、激励与规范相结合的数据价值分配机制。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按照“谁投入、谁贡献、谁受益”原则,着重保护数据要素各参与方的投入产出收益,依法依规维护数据资源资产权益,探索个人、企业、公共数据分享价值收益的方式,建立健全更加合理的市场评价机制,促进劳动者贡献和劳动报酬相匹配。数据安全方面,涉及数据存储安全、流通安全、交付安全,也会形成新的业务形态。国内有一些头部厂商已经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例如数据空间、数联网等技术解决方案提供了数据流通安全可信的环境和机制。

  2021年11月25日,上海数据交易所揭牌成立,围绕构建数据要素市场、推动数据资产化进程开展相关工作,战略定位为成为引领性的国家级数据交易所。上海数据交易所制定发布了七项规范、六项指引,形成“不合规不挂牌,无场景不交易”的交易规则。围绕着交易原则,数据流通交易的不是原始数据,而是数据产品,是基于我们应用场景某个需求,对原始数据进行实质性加工,经过创造性劳动所形成的数据服务和数据应用。

  今年8月财政部印发的《企业数据资源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则明确数据资源的确认范围和会计处理适用准则,为数据资源的会计处理和信息披露提供了细化指引。“随着数据资源入表明年1月1日正式施行,数据要素流通即将迎来重要机遇期。”韦志林表示,数据交易所作为数据流通交易的重要引擎和关键枢纽,将在组织高质量数据产品供给、安全合规高效流通、培育市场构建生态、发展数据要素新产业、形成并创新应用数据资产等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未来期待更多的企业能够在数据资源化、数据产品化、数据资产化、数据资本化的途径里找到自己新的航道、新的赛道、新的蓝海,真正发挥数据要素放大、叠加、倍增的作用和价值。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