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SNAI沙龙讲座第118期|《世说新语》与魏晋风度

发布时间:2021-06-10

(撰稿:杨蓉蓉,摄影:刘荣光)202164日晚,应图书馆与研究生部老师的邀请,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所长程章灿教授莅临我院,开展新一期的SNAI沙龙讲座,主题为“《世说新语》与魏晋风度”。本期讲座也是“建党百年与文化自信”研究生系列讲座之一。学院全日制与非全日制研究生、参训学员260余人参加了本次讲座。

程教授从衣、食、住、行四个维度依次展开,充分向我们展示了魏晋时期的时代特征与个人特征。程教授首先指出,欲领略魏晋风度、鉴赏彼时社会时尚、士人风貌者,不可不读《世说新语》。有关于《世说新语》的著作者,学界中认为仍有待考证。目前较为公认的说法是临川王刘义庆仅为收集编撰的负责人,主要负担主持编写的工作,是否本人所著目前难以认定。在程教授看来,《世说新语》既可为“大书”,亦可为“小书”——“大”主要体现在其广泛性、新颖性,对深入了解魏晋南北朝的风俗文化有着十分重要的研究意义;“小”则集中于其趣味性和通俗性,文章结构新颖,篇幅较短,且采用时人口语化的表达,十分便于阅读。

《世说新语》全书分为36篇,结构排序按照孔门四科排列,尽管篇名多与衣食住行无关,但实际多写日常生活。衣食住行这些日常俗事极能体现出时代的风貌。汉晋时代与《世说新语》的个性结合后,化俗为雅,从日常中反映不寻常,从小细节中窥探大时代。

一、衣——文化符号、社会认同的标志

程教授在这一方面强调了三个主题:第一,衣是俗世的符号,以阮咸为例,咸以从俗之言表达其不俗之性。第二,了解名士穿衣的风雅,时贤主要有“鹤氅裘”、“白纶巾”等着衣特点。第三,衣服也是文化、名教的符号,这一点以刘伶恒的不羁之言“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㡓衣,诸君何为入吾㡓中”尤为显著。

二、食——非同寻常的时代与个性

在汰侈篇中,有武子以瑠璃器和绫罗婢子手擎饮食供馔于武帝,足可见其穷极豪奢。程教授还提到了一种特殊的食物——牛心,牛心在当时价格高昂,并有着“豪纵之气,一意孤行”的表征,汰侈篇中王君夫与王武子的对话中亦有所体现。辛弃疾“八百里分麾下炙”也运用到了牛心这一具有代表性的食物。同时也有当下流行的零食——锅巴的祖先版“铛底焦饭”,体现了丧乱时代人命危浅的特征。南北饮食文化的冲撞也在《世说新语》中有所涉及。

除日常饮食外,饮酒是《世说新语》的中的一大亮点。孔文举二子和钟毓兄弟各自关于偷酒是否拜礼的故事体现出部分时人对礼法的蔑视。同时表现立法蔑视的还有饮酒地点、方式的异常,这些在任诞、汰侈篇中亦有所提及。竹林七贤更是以饮酒闻名,足可见魏晋时期文人名士对饮酒文化的热爱。

三、住——生活环境与文化认同

《世说新语》中少有对建筑的具体描写,更侧重于环境和意趣。描写的对象,包含有宫殿、园林、空宅种竹、寺庙、精舍、城池、豪宅等。任诞篇中,王啸指竹道“何可一日无此君”表现出文人在住宅上更注重对意趣的追求。少有的关于建筑的具体描写,语言十分优雅风趣。此外,寺庙与精舍也是当时较有代表性的建筑,不仅是宗教教士的聚居地,也是当时知识传播、学问讨论的热门地点,且多位于山水之间,更得文人雅士的青睐。

四、行——交通与人际网络

行可划分为个人出行、公务出行与大规模出行三种。《世说新语》第一条: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此处以登车揽辔表示新官上任,可见时人对出行的重视,且出行行头对于士人间的交往相当重要,这在德行篇中有所体现。同时出行也多被诗人赋予了浪漫的诗意,“每一相思,千里命驾”,表现了嵇康与吕安善之间的情谊深笃。

总体而言,《世说新语》中涉及行、食的篇幅较多,其中行尤甚。但“语”始终贯穿全书,充分描绘出了魏晋时期日常生活的真实面貌,显示出时代与个人的特性,可谓为汉晋时代的百科全书。从“衣食住行”这个贴近日常生活的角度去品读古书,不但不觉乏味,且在博闻的同时感受到古人生活的趣味性,于细微之中对特定时期的风貌略有所得,这也正是《世说新语》的魅力所在。

程教授深入浅出的语言表达与结合时事的风趣谈吐,让在座学员们对《世说新语》一书有了初步的了解,并从全新的角度对古书有了不一样的认知,点燃了听众对于古文与传统文化的兴趣,对之后的古书阅读提升也大有裨益。讲座最后,程教授还回答了现场听众的提问。

学习是一种信仰,阅读永无止境。本期讲座虽已结束,但我们想要真正读懂中国古代的文人和士人,还需静下心,按照程教授建议的阅读方法好好读读《世说新语》,或许,我们不仅会从这些故事中穿越时空回到魏晋,看到怪诞(dan)和妙趣,也会在嘈杂纷扰的人世间,读到美和超逸。







微信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微信二维码
  • 财政部
    微信二维码
  •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手机网站